• slider image 53
  • slider image 60
:::
全國教保產業工會 - 好文分享 | 2021-05-28 | 人氣:156

https://www.storm.mg/article/3700994?page=1

風傳媒  觀點投書     郭明旭   2021-05-28 05:30 

日前總統蔡英文呼籲,為讓兒童擁有快樂學習環境,教保人員薪資也需規定底線。但作者指出,如何落實這條底線成為真正的保障而非空談,仍為難題。(示意圖/柯承惠攝)

日前總統蔡英文呼籲,為讓兒童擁有快樂學習環境,教保人員薪資也需規定底線。但作者指出,如何落實這條底線成為真正的保障而非空談,仍為難題。(示意圖/柯承惠攝)

 

民主進步黨5月12日召開第19屆第37次中常會,會中邀請學者進行少子化專案報告。會後民進黨發言人轉述主席聽取報告後的裁示,大多是重述目前實施的托育政策,但特別強調,有快樂的小孩總要有快樂的老師,所以幼兒園的薪資也要考慮設一個底線,不能掉在底線之下。

相信多數教保工作者聽見總統的呼籲都會感到欣慰,但重要的是總統如何落實這條底線成為真正的保障,而不是個空談。

事實上,從2018年上路的準公共化機制即有幫教保服務人員的薪資設底線,在托嬰中心的部分是28,000元,幼兒園則是29,000元,三年後須達32,000元。

三年下來,到底有多少教保服務人員真能達到政策設定的薪資目標呢?現實是,衛福部為了衝業績讓更多私立托嬰中心加入,一開始就捨棄了28,000元的薪資保障,退讓至只要三年後85%人員達到就可。以致於,多數準公共托嬰中心的教保員大多領取最低工資的薪資,甚至薪資項目還包含了超收人數的津貼。

而幼兒園的部分,更是打混仗的一堆。全國教保產業工會就經常接獲教保人員反應,每月薪資匯款後,自己卻被雇主要求繳回部分現金。或者,以各種理由來混淆、剝削教保人員,例如,有幼兒園的主管以大學學歷才有29,000元的薪資保障,29,000元已包含雇主的勞健保費用、勞退費用以及加班費。原本有的獎金,例如年終獎金,因為薪資保障而被取消。

對於私立幼托業者這些零零總總的為違規事項,政府防不勝防,也沒有足夠的人/能力來查核,最多只能五年一次以一堆文書紙本考核的方法來評鑑,做一些形式上的交代,最終還是徒勞無功。

從為數不少發生虐童、超收、師生比不符、勞健保高薪低報等等違規事件的幼托機構,都是政府評鑑優等或全數通過的機構。由此,就可以很清楚知道政府對於幼托機構的查核制度,根本就完全無效,且提不出有用的對策來解決。

就教保資訊網的裁罰資料統計,從2019至2021年四月底,被裁罰的準公共化幼兒園總共有303所,重複被裁罰2次以上的園所共有45所,這些園所有些兩年違規9項,有些一年違規4~5項不等,但被退出準公共化的園所卻是微乎其微。

主要是因為,政府部門為達成其政策績效,放棄真正公共化托育作為,轉了大彎向市場購買服務,大張旗鼓邀請私立托育機構加入準公共化機制,更以寬鬆的標準來看待這些違法事件,放任私立業者一面拿政府補助,一面卻可違法亂紀。至於教保人員的薪資保障、幼兒的照顧品質,只要可以從書面資料上交代得過去就好,出狀況時更堂而皇之的塘塞說只是個案。

長久以來台灣的幼托環境公私比失衡,在公共量不足的情況下,政府托育政策的推動總受制於私立幼托業者。二十幾年來,民間推動幼托公共化,是希望政府能增加公共化措施(公共托嬰中心、公幼、非營利幼兒園)的設立,脫離被市場的掌控,才能因地制宜普設幼托設施,改善教保人員的勞動條件,提升照顧品質。

但民進黨政府卻濫用公共化的概念,推出準公共化機制,花大錢補助民眾去購買私立幼托機構的服務。然後,大肆宣稱為了增加照顧品質,對教保服務人員的薪資有所保障,所以設了薪資的底線。

然而,把公共化設立在市場機制的邏輯之上,根本無法跳脫市場以利潤為主的本質,也難以讓政府擺脫對私立業者的依賴。因此,私立業者持續超收,運用各種方法壓榨教保人員,而政府官員為了解決托育供不應求的窘境,也就睜一隻眼,閉一隻眼。在兩者各有其利益盤算之下,受害的就是最弱勢的教保人員和幼童。

用大筆經費補助民眾去購買私立幼托機構服務,早在韓國和日本已實施多年,效果並不佳,原本想減輕家庭的育兒負擔,卻因為變相加價與才藝化的關係,反而讓家長負擔更沉重,更不要說提高生育意願。

母親 親子 家庭(圖/取自photo-ac)

作者指出,韓國和日本早已用大筆經費補助民眾去購買私立幼托機構服務,但效果卻不佳。(示意圖/取自photo-ac)

 

2019年日經新聞(Nikkei Asian Review)就有一篇報導直接指出,日本鼓勵生育的政策效果不彰,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,日本撫養孩子的環境幾乎沒有改善,譬如托兒服務人員面臨的長時間工作以及虐待兒童的情況並未改變。

這都說明了一件事,唯有真正落實公共化的核心價值,才能改變以營利為主的幼托環境,也才能建立平價、近便、優質的幼托環境。任何帶著便宜行事的假公共化機制,不論設幾層的底線,到頭來都只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,不僅增加行政資源的耗費,也達不到對教保人員勞動條件保障的目標。

為了預防這次疫情的擴散,中央政府宣佈從19日開始全國各級學校及公私立幼兒園停止到校上課但不停班,實施不過才兩天,就已經有私立幼兒園假借幼兒退費的理由,要求教保人員於停課期間強制放無薪假,按比例扣薪水。請問蔡總統,連防疫期間私立幼托機構都想趁機剝削教保人員發國難財,那您說,即使底線設了真能發揮保障的效果嗎??

 

*作者為全國教保產業工會理事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發表者
樹狀展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