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lider image 53
  • slider image 60
:::
全國教保產業工會 - 好文分享 | 2020-10-14 | 人氣:92

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141735

2020/10/14 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  讀者投書

 

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

現在的幼教環境,這四點都還沒有辦法落實,我們全面加裝監視器之後,只是給了政府一個合理的藉口,把兒少事件發生的主因與責任,全部壓在第一線的幼教人員身上。

 

文:楊逸飛

 

近來幼兒園的兒少案件又頻傳,每到這個時間點,社會上就會傳出要全面加裝監視器的聲音。

筆者之前曾針對間監視器提供一些想法,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:

而這次我想再從政策面的觀點,來分析幼兒園裝監視器的議題。

 

監視器只是一種威嚇防堵的手段

就政策面來談,倡導幼兒園全面裝監視器,其實只是讓政府與私立經營者有合理的藉口,可以不再思考任何促進幼兒教育環境的有利政策。

兒虐案件的發生有眾多的因素,監視器其實只是一種威嚇防堵的手段,無助於促進任何幼教現場正向的效用。它的效果,大概就跟大人在教養現場威脅恐嚇孩子一樣。

 

幼教現場高壓工作,外加沒有基本保障

就先談工時好了,大家都認同照顧孩子是一種極度高壓的狀態,在家庭2對1的父母,都能感受到這種教養的壓力,何況在幼兒園內是1對8或1對15的狀態?

另外,在幼教現場當中絕大多數的園所,根本就沒有落實勞基法的「工作四小時休息30分鐘」的最基本規定。再加上許多的園所還有課後托育,工作時間為了配合家長,幼教人員往往是早上7-8點到園,晚上6-7點才可能離開。

現實的幼教現場,不管是私立業者甚至是公部門的幼教人員,都只是聘得剛剛好,不會有多餘的人力讓老師執行勞基法的休息時間。一線的幼教人員,就必須在這樣的狀況底下照顧幼兒。

 

幼教人員工資,遠落後社會大眾

再看工資,先不談公幼老師薪資,我們單看準公共幼兒園開出的2萬9000元,對照109年7月底行政院主計處公布的工業及服務業本月總薪資平均為5萬5505元,就可以知道幼教人員薪資與社會的差距。而且那還是準公共有政府要求的狀況,其他沒有約束的幼教人員其薪資之困窘不難想像。

先前也有媒體報導幼教老師入行七年還不到30K,是最血汗的工作之一。

 

違規超收政府無法遏止,經營者只重獲利無心教育

全國教保資訊網裁罰資料公布之後,幼兒園超收違規態樣毫無疑問成為最大宗,我們一點都不意外。但對於此點,當前的政府卻無能為力,導致我們的家長光只是上個幼兒園,就需要做好多的功課,要一一比較,只為了找到一間符合法規「最低標準的合格園所」。

這也讓很多相關媒體,都要報導如何挑選幼兒園。但超收卻是最可能造成兒少事件的重大原因。

另外,只要檢視歷年有公布在媒體的幼兒園兒少事件,都可以發現園方平時疏於管理,管理階層沒有定期留意現場幼教人員的狀況,或者是默許某些不當的行為,直到發生悲劇。

這些都是因為經營者本身只重獲利,無心教育產生的後果。如果經營者平時就有在關心幼教人員與幼教課程,發生兒少事件的機率可以大大的降低。

檢視全國教保資訊網內,幾乎沒有公立幼兒園被開罰,也是因為多數的公立學校領導人,有足夠的辦學理念與教育專業,因此也才能夠穩定幼教現場的教育品質。

回顧上述問題點,我想問問政府:

  1. 在基本勞動條件方面,政府你落實保障了嗎?
  2. 在基本薪資待遇方面,政府你善待孩子的第一位老師了嗎?
  3. 在稽查違規裁罰方面,政府你行使足夠公權力了嗎?
  4. 在督導園所管理方面,政府你積極管控了嗎?

現在的幼教環境,以上這四點都還沒有辦法落實,我們全面加裝監視器之後,只是給了政府一個合理的藉口,把兒少事件發生的主因與責任,全部壓在第一線的幼教人員身上。

我們提供這樣1:15的高比例、2萬9000元的低薪,超長工時,還有超收的幼教現場,外加一個只想賺錢不關心員工的主管等。用這些辛苦的勞動條件來壓榨幼教人員,然後期待他們完全可以用「愛心」來克服所有的不利狀態,並用監視器監督著他們。

在疾呼正向管教幼兒的同時,我們卻用最險惡的方式來揣度第一線照顧孩子的人,當前社會是否期待監視器拍下驚悚的虐童畫面,好證明我們認定幼教從業人員就是天生的虐童本性?

裝監視器很簡單,但要改善上面那四點卻非常困難。因此,當裝上監視器以後,政府或業者就可以很輕鬆的把責任完全歸屬給第一線人員,推給幼教人員的「情緒管控不好」,推給幼教人「不愛孩子」,然後把自己的經營責任也推得一乾二淨。

不必檢討勞動條件,不需檢驗工作時間,不用思考超收問題,也不用費心管理。出了問題,只需要切斷與一線幼教人員的關係就可以。

 

監視器可以保護老師免於恐龍家長?

也有論述說,裝了監視器,可以讓幼教現場的老師免於恐龍家長的逼迫。但我必須講,專業的幼教人員都知道,這些恐龍家長的背後,其實心裡也都是帶著愛孩子的心情在看待。他們或只是因為育兒的壓力與工作的辛勞,不免會把這些負面情緒帶給幼教老師。

可是我們了解,只有彼此信任與資訊的透明,才能讓親師關係走得長遠,也才是對孩子最好的狀態。因此,第一線的專業幼教人員,在面對這些家長時,只會用更多的耐心去經營彼此的關係。

但我們更深刻明白,這些家長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磨合彼此的信任,任何專業的幼教老師,都不會想拿著監視器的畫面,去跟家長證明自己的正確;而是會思考家長在這樣背後所需要的協助是什麼,這才是幼教專業人員該做的事情。

 

學前教育的親師關係,是幼兒發展的重要關鍵

在所有教育階段的領域裡面,學前教育是最有機會改變家長,並引領家長用更積極的態度來參與孩子的教育,當家長願意投入教育當中,孩子的未來才可能越來越好,而正面的親師關係,正是促成此等改變的重要關鍵。透過監視器的居中干預只是塑造彼此的不信任,甚至是對立。

照顧孩子是件辛苦但偉大的事情,正因為認同這樣的價值,我身為男性也非常願意投入這個領域的第一線工作。我深深地以我是幼教老師為榮,我更衷心的盼望,社會能更友善地對待這份榮譽的職業。

少子化是國安問題,照顧孩子成了最重要的工作,沒有優良的一線幼教人員,我們該如何呵護他們長大?當幼教現場越來越不友善,當薪資待遇不再改善,當工時沒有正常化,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幼教人員離開現場,也越來越難以招募到好的專業人才。

缺少專業人才的幼教現場,是否是我們政府在少子化浪潮底下所樂見的?我相信唯有善待一線的幼教人員,我們的孩子才可能受到最好的照顧。

 

教育、社福等相互支持,才可能守護好每一位兒童

幼兒園發生的兒少事件往往會被社會放大檢視,但我們還是不要忘了,在討論政策的時候,應該回歸到具體客觀的事實。根據衛服部統計108年度全國兒少施虐案件,施虐者為(養)父母人數有4943人,教師與保母的人數為89人。再單看109上半年,施虐者為(養)父母人數有2759人,教師與保母的人數為50人。

從這個數據來看,我們是否要相信,如果在家庭內裝設監視器可以降低父母親的兒虐事件呢?至少我是不相信的,因為我知道想要降低兒虐案件,需要教育、社福與社會種種的相互支持,才可能守護好每一位兒童。身為一線的老師,守護兒童我們責無旁貸。更呼籲政府要從根本面來改善幼教現場。

我知道在這個數據的背後,有更多的家庭需要被支持,有更多的資源需要被導入。唯有從這個方面來思考政策,才能真正地促進兒童權益。

責任編輯:朱家儀
核稿編輯:翁世航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發表者
樹狀展開